les 小故事分享,你看著我長大,我看著你離開

2019年05月06日     7,107     檢舉

嗨!今天分享故事,

聽說世界上唯一會隨著時間的流逝而越變越美好的東西,

只有回憶。

今天的故事描述了一段

「我用整段青春去撩你,是我做過最奢侈的事!」

@清空【22歲|舞台劇演員|屬性不分】

雜亂無章的往事,

總是有意無意的衝擊著我的大腦,她很優秀,漂亮,專業好,獨立。

在那個青春的年代,

她是橫衝直撞以為自己了不起其實什麼都不懂的我最好的「指向標」,

我無法用拙略的文采寫出她所有的好,

只知道直到現在,

她都是我前進的方向,是我一直以來對自己的要求。

她大我兩歲,她大我一屆,

是我們軍訓的助教學姐,那時的她梳著馬尾辮,

臉頰兩邊留著兩撮劉海,

白色的校服襯衫袖子上畫著一個大紅唇,

看到她第一眼莫名有種想要依賴的感覺,

或者更單純的說,想要和她做朋友。

但第一次見到她,因為沒穿軍訓服被教官揪出來列隊,

在整個班級前「獻了丑」。



那是第一次見到她,

那時我剛過完15周歲的生日,獨自來到一個陌生的城市讀高中。

軍訓中,我們班擁有著全校最帥的教官和全校最美的助教學姐,

很多人跟我們教官要聯繫方式,可是當時我的眼裡只有學姐…

或許是我從沒把教官當回事,

引起了他的「興趣」在軍訓中教官總是有意無意的跟我搭訕,

訓練中讓學姐帶隊,把我調到最方便跟他聊天的地方,

讓巡邏的教官找我要手機,存了他的手機號加了他的qq,

一有機會就讓我休息,

踢掉了我只剩一口的咖啡卻賠了我一袋零食,

送我他在軍校的軍功章…可我的眼裡還是只有學姐。

我是從小城市來到這個二線城市,又是個慢熱性格,

但來到了這邊以後出乎意料的身邊朋友都很喜歡我,慢慢的,

於是在這個新環境里混熟了,漸漸顯露出自己的本性!

上課時會在前面同學校服背後畫三行三列小烏龜畫的對方洗不掉,

不會洗衣服的我拿媽媽塞在我行李箱裡的洗衣液跟別人換幫我洗衣服,

天天欺負各種對我好的同學偏偏她們又脾氣特別好…

之後又成功的加入了學生會文體部…

每天過著晚上查完寢和紀律部查寢朋友一起在走廊里玩到十二點,

早上早起出去看著學校跑操的生活。

和她正式認識是在一天查過寢之後,

路過她寢室聽到她寢室各種的嬉笑聲,

慫的一批的我不敢敲門,

給她在教室黑板上寫下的手機號發了條簡訊冒充紀律部查寢,

卻被她一眼識破問我是誰……

之後開始了從早聊到晚的生活。那年中秋國慶連放,

第一次回去人生地不熟在車站拖延了很久,

她一直簡訊安慰我,告訴我應該怎麼做,

告訴我要強硬一些,罵他們一群大人只會欺負小朋友。

那個假期,

一直覺得自己太冷血不會真的喜歡誰的我第一次感覺到了喜歡人的滋味,

像是得了幻想症一樣,每到一個地方就幻想著自己以後和她一起。

每次和她打電話就會在床上來回翻滾直到掉下床。



假期終於結束,回到學校,關係再一次拉近。

每天下了晚自習我總會跑到她寢室蹲在柜子邊看著她們聊天,

她們逃晚自習時我也會偷偷溜出來和她們在寢室里一起玩各種遊戲,

當時很流行的誰是臥底,

她總是莫名相信我,然後聯合我一起投出她的同伴,

知道真相以後每次都很生氣的說再也不相信我了,

可到下次還是這樣。在我生病時用涼水吃藥,

她會突然衝過來逼走把手中的水給她,嘗一口以後倒掉,

然後拆開一包新的藥,穿著一條單薄的睡裙挨個兒寢室接熱水。

惹她生氣了跑去哄她,

她會讓我去寫檢查,當時的我嘴巴像抹了蜜一樣,

在周日晚上全班都在看電影的時候

獨自趴在最後一排寫著長達5000字的對她的讚揚,

看她笑得合不攏嘴然後認真的疊好

收起我的檢查警告我下次不要再這樣了。

可能年齡小真的不懂事,

當時她是宣傳部的部長,

一次在我們班的她部里的同學犯了錯誤給她寫檢查,

那時她生病請假在寢室休息,我跑去找她,

看她虛弱的訓斥著我同學,我在旁邊添油加醋,

她生氣得讓我閉嘴我卻不聽,

她的室友笑著遞過一個衣撐說:

老大用這個!她接過狠狠地打在了我身上…

我愣了一下,生氣的摔門走了。回去以後突然覺得很後悔,

她明明那麼虛弱,我卻一點兒也不懂事,於是發信息跟她道歉,

她說她也很後悔打了我,希望我不要介意…

在她偶爾心情不好時,我也會想要夢幻的給她一個驚喜,

在背包里裝上一罐啤酒,

帶她到同學帶我去的高樓的樓頂,

看著這座城市的夜景,

掏出啤酒遞給她,

看著她站在邊上笑著對我說:

你知道嗎?

在這個地方,一定會有一盞燈,是屬於我的。

當時我多希望,那盞燈是我為你而亮。

記得有一次跟她聊天,很久沒回我,

這個時候她突然跑來我們寢室,手裡拿著織好的圍巾,

環顧一周問我另一個室友去哪兒了,

不在的話等她回來把這個給她,

我接過她遞給我的織好的圍巾,

一股醋意湧上心頭,放下手機看著眼前黑暗的一切,

不知為什麼突然特不想在屋裡待,於是走了出去,

坐在樓梯口坐了很久很久…直到那個室友路過,

問我怎麼不回去睡覺坐在這兒幹嘛,

帶著醋意蹬了她一眼說:

學姐給你的圍巾,放在你床上了,你回去吧!

室友笑了笑從身上掏出兩瓶AD鈣說:

哦,那個圍巾是我織好了不會收邊讓學姐幫我收的,我都忘了,

學姐給你熱好的AD鈣,說讓你喝掉。

看著那兩瓶AD鈣,心裡五味雜陳,因為胃不好,

她每次買了AD鈣都會放在暖氣片上熱一晚上,然後將熱好的給我…

我是個冬天身上很暖的人,而她是個一晚上都暖不熱被窩的體質。

她總是會在睡覺前給我發信息命令我過去暖被窩,

這時走廊里就會有個只穿著秋衣秋褲的身影屁顛屁顛的跑過敲響她寢室的門,

然後她逼著我脫掉秋衣秋褲和她一起裸睡…早上又會叫我起床跑操,

我總是沒睡醒迷迷糊糊的說著:不去了!大不了就是寫檢查嘛!

然後等她洗漱完回來我已經坐在床邊看著她說:

不行!我這輩子只給你一個人寫過檢查!



慢慢的,一個學期快要過完了,

身邊總會有一些質疑的聲音問我:

你是不是喜歡學姐?你倆要在一起了嗎?

而我總是笑著說:怎麼可能,我把她當姐姐!

但聲音越來越多,慢慢的我也開始想,

我是不是喜歡她了?

我想跟她在一起嗎?

那時的我根本就不懂女生之間的感情,

一直以來我都以為女孩子就是該找個男朋友,然後結婚…

直到13年的1月4日,

質疑了自己很久的我發簡訊告訴了她我的想法。

很久之後她回復我說:

寶貝,你還小,你以後會找個帥氣的男朋友,

談一場浪漫的戀愛,然後和他結婚,有個可愛的寶寶…

我已經忘了我當時的想法,那段時間,我就像失去了意識一樣,

甚至開始無意識的自殘,同學怕我有更出格的表現,

收走了我所有尖銳的東西,

包括在我發獃不知道想什麼時無意識划著自己胳膊的圓規…

當時我總是習慣於將指甲修的很齊,只留一個長長的小指,

慢慢的,小指成了我新的自殘工具,一遍一遍的划著,

胳膊劃出了血…那段時間,我再也沒有偶遇過她,

偶爾也會看著窗外,想著如果我從這裡跳下去,

會不會剛好落到她的教室窗前,她會不會衝出來看一看…



直到1月19號,我去看了心理醫生,

那是我那段時間以來最開心的一天,那天回到學校,

15天來第一次偶遇,短短的對視,各自回了寢室,

我感覺從她的眼神里看到了很多東西,落寞?失望?

內容未完結,請點擊「第2頁」繼續瀏覽。